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昊怡小說 > 都市 > 東北奇遇記 > 第5章 迷(下)

東北奇遇記 第5章 迷(下)

作者:七絕貝貝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5 16:34:20

-

我趕忙往四下張望,可也隻看到張四爺他們幾家的裊裊炊煙,卻不見奶奶的身影。

可就在這個時候,奶奶的聲音冷不丁地再次響了起來,“小凡,小凡...”,可四下裡看去,依然看不到哪怕半個人影。

有的隻是奶奶那熟悉呼喚聲夾雜在三月風聲中的無儘迴音。我不由得向遠處看去,經過多次的辨彆終於發現,這個聲音看來是從東邊樹林間傳出來的不假了。

這時聲音依舊那般傳來,如果換作普通孩童的話恐怕早已被嚇得哇哇大哭,其實也倒不是我不怕,俗話說,“常走鬼門關,不知拿鬼,也能練得雄心膽”。話說我從小看這些長大,卻也早就習慣了。

奇怪的是如此大的聲響,屋裡的爺爺卻毫無反應,村裡人也一如往常做著事情,就連樹梢的麻雀也隻是扇動幾下翅膀,以同樣的節奏在樹林間穿梭。

隻怕是自己又幻聽了,但卻莫名的覺得聲音的儘頭就是奶奶,再加之心頭那已壓製不住的求知慾,我趕忙回過身對著爺爺簡單說了下,爺爺隻是點點頭,擺擺手讓我去吧。

我硬著頭皮,鼓起勇氣朝著東邊的樹林就鑽了進去。

也不知是否是心急所致,總覺得今天的太陽落下的極快。雖然說我已經習慣了平時的虛言怪見,可是怎麼也不願意天黑了在東北老林裡瞎摸索。進而下意識地加快了步伐。

我努力向前跑著,眼看著已經跑出去了一公裡的距離,尋聲聽去,確實清晰了不少。“看來方向冇有問題”,我心中默唸著。

可以看時間,其實也纔過去了三分鐘而已,這在以前是絕不可能的。

自從和奶奶回鄉下以後,奶奶不再用香囊治療我的“幻覺”,而是改用了沐浴的方式。聽奶奶說,這法子可比香囊效果好得多。

以前隻是讓我靠聞氣味來抑製,而藥水沐浴卻不但可以滋養血脈經絡,藥效可以被筋脈吸收,在筋脈在身體裡循行的同時就散佈全身了,最終又彙集於腦,一者可以治療我的“病症”;

二者因為藥物采用的都是山中老藥,而且少了十年藥齡的奶奶都不會選用,而且還需要足足33味藥分法炮製3天才行,可以改善我的體質。

以前還小,聽不太明白。後來我才知道尋齊這33味藥是有多麼的不容易,而且對我幫助也絕非增強體質那麼的簡單。

又過了六分鐘,也就是又過了兩公裡。這時我才微微有些許的出汗。

這時刷刷風聲響起,如同收人指使一樣,主動為我洗禮,我瞬間隻覺精神抖擻。剛要重整旗鼓繼續出發才發現“壞了”...奶奶的聲音戛然而止。

這可使我難辨方位了。我正犯愁呢,這聽得“撲通”一聲,好像有一團白色墜落了下來。

我往旁邊的草叢走去,原來是一隻落單的大雁掉了下來。抬頭看去,頭頂上方的雁群正在打著轉,並且不停地鳴叫著,好像在呼喚同伴的名字。

不知是否是因為長期生活在這裡的緣故,致使我從小對於動物們格外親近。

我看它的傷口受傷不輕。便和以前一樣,拿出彆在腰帶上的小刀把手指劃破,頓時鮮血流出,我將血滴在雁子的傷口上。雖然奶奶住的房子不大,卻格外講究,另設了一個書房。這還是從奶奶的書房裡的一本腐朽的不成樣的殘捲上看到過。

書載久經藥物浸泡的人,如果其體質特殊,要用得當的話,其體早已成為了一具“藥身”,而取之血液往往具有“生化之效”。

當時看不明白,卻屢試不爽。

記得八歲那年,正值臘月,風雪頗大,家門前有隻受傷的小白虎在雪堆裡掙紮,腳下的雪則是紅了一片,前爪中的一隻白兔卻還在不停地掙紮。估計是冬雪封山後食物不足,白虎出山尋食傷到腿了。

當時家中卻隻有我一人在家,我飛奔到奶奶書房自行查閱就剛好看到了這本書,隻看見“生”字,就立馬來了興趣。

看取材也簡單,最後也終於是被善念打動,屏住呼吸,狠下心便在手上使勁一劃,幾滴鮮血順著我的手腕流到老虎的傷腿上,隻是幾次呼吸的時間,老虎的後腿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立即止住了血。

僅僅一刻鐘後便又重新站起身,猛獸不愧天性凶殘,當時的我也不由得瑟瑟發抖。不知道是否是錯覺,我真切看到它眼中的幾朵白花閃過,在我驚悚的目光中逐漸消失在了叢林深處。

當下我手中的雁子也經過我血液的滴入恢複過來,不一會兒便立起身,尖叫著回到了雁群中。我高興地笑了笑,實在算是今天最有意義的事情了吧。

逐漸地,雁群又恢覆成了飛行使用的“人形”,它們像我揮了揮翅膀,我會意地點點頭,看來是要給我帶路了。

我繼續跟上隊伍,由於雁群飛得較快,我隻能提起全速努力追上,縱然以這些年調理的體質,如此全力釋為下依然感到有些吃力。

又過了十分鐘,這可是已經走了七公裡的路程,縱然是我,也早已汗流浹背,還好啊,雁群止住了,我弓起身子大口喘著粗氣,感覺這一帶是一路下坡的地勢,我仔細觀察了沿路的樹木,呈現逐漸稀少的長勢,卻越發地顯得壯實。

抬頭瞄見前方有幾縷亮光,夕陽在雲層間橫穿著,絲絲光霧投射下來,縱然還隔著一段距離,卻也感覺光霧**擦臉而過,想必前麵是一個湖泊。

這又和我現在看向車窗外的情景又是何其相像。

“吼!”真正的一聲吼聲動雲霄,空中的大雁趕忙四竄奔逃,這是屬於王者的聲音。一隻長有白額,生有雙瞳的猛虎就這樣憑空出現在眼前。

那時我才十二歲啊,都說東北虎凶猛異常,虎身巨大,今天是真的見到了,而這隻異種,渾身上下皆為白毛,而且更加身強力壯,在它麵前,我真實感受到了人類的渺小。

可事發突然,這廝離我也才距我50米。這跑可能是不現實了。

我愣神的功夫,這廝猛然發威,張開血盆大嘴就朝我這裡撲來,“看來今天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突然感覺背後一涼,什麼東西在不經意間已經爬到了我的背上,可還冇等我回頭,一隻矯健的虎爪便猛然將其拍落,強大的勁風讓我在雪堆裡翻爬了幾個跟鬥才重新站穩,回首看去真是大驚失色。

由於剛纔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白虎身上了,怎麼也冇想到身後早已聚集了幾十隻狼,估計是今天冇有捕到獵物都餓壞了,以為白虎要奪食,便先下手來咬我。

這一想之下可更不得了,還好冇回頭,聽村裡老人常說狼咬人之前常會鋪在人身上,隻要你一回頭,它便便立馬鎖喉,置人於死地。

而白虎不愧為森林霸主,就這會兒功夫,便把十幾隻狼打的是滿地找牙,七橫八豎地在雪地裡翻爬。

可獨龍始終難鬥群蛇,今天這群狼像瘋了一般好像要吃定我們一般,白虎往這邊看來,我也同時看去,倒也不是要和白虎拋媚眼,因為這狼也不是傻,也懂柿子也挑軟的捏,眼看白虎凶悍,轉身就朝我這裡攻來。

白虎則不顧身後狼群的撕咬,硬生生地用身體硬接了瘋狼的幾口,隻是幾聲怒嚎後毅然朝我這邊衝來。

這白虎不單力大無窮,攻擊迅猛,其速度也是不容小覷。喘個氣的功夫便把我一口駝在了身上,朝著湖的一邊就飛奔了過去。

這一些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甚至我都冇有反映的時間就結束了。我雖然感到十分懵,但也知道這白虎顯然是在救我。它...

腦子閃過一絲電花,“四年前那隻雪地裡哀鳴的小白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